图片 6
教育应用

平素大三就上了大学生的课,知道大卫有一回用流利的中文回答了本人的主题素材

在美国名校里,不能小看任何一个人,每个人都可能是隐藏的学霸,今天一名来自美国斯坦福大学的留学生用亲身经历告诉大家美国名校学霸是如何炼成的?

大家都羡慕那些能够得到世界级名校青睐的留学生。然而,这群人在能力上比常人高出多少呢?有的时候,真的见识过几个货真价实的学霸,才知道自己的渺小与乏力。这篇文章中介绍的这位MIT学霸,高中时就搞发明挣了百万美金,给父母换豪车,自己上完了MIT大部分理工课程,同时还参加了学校举重社团…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关于学霸这个问题,作为在斯坦福本科在读时各种被花样虐的学渣来说,能说的话不要太多。这里就讲我所认识的
David 的故事。  David 跟我是在大三的时候认识的,当时一起住在 Kimball。
第一次见到 David
时他长发飘逸,眯着小眼睛,还留着山羊胡子,我一开始以为他是日本人,知道
David
有一次用流利的中文回答了我的问题,我这才知道大家都是中国人啊。  后来大家聊天,知道
David 竟然是 MIT 转学过来的!一般转学生都是想寻求一个更高的平台,没想到
David 就是在高的平台上跳来跳去。他说转学的原因是 MIT
太无聊了,没有什么文科可以学,理工科的课都被他上完了,所以来斯坦福看看有没有别的好玩的课。  和
David 慢慢就熟悉起来,也听他的很多故事。我最大的感觉是作为
David,他学习效率很高。6
岁来的美国,就读的是一个基本都是黑人的学校,当时老师不管,他就整天和黑哥们混,练出了一身肌肉,也为现在在斯坦佛参加举重队打下了坚实基础。  高中时突然意识到好好学习的重要性,就开始学了编程,自己编了一个
POS
机的同步程序,结果公司卖掉了百万美金,他也趁父母过生日给父母买了豪车。
多金成绩还好,David
不但受到各个名校青睐,连姑娘向来都是不缺的。  David
学习时间不多,但是一开始学习效率就是超人的。基本上我们同时看一个内容,我看完了,感觉懂了,一旦题目脱离了一定范围,就又有点犯迷糊;David
是一开始问一些问题,感觉很基础,但是最后的发现他是真的懂了,能把各个公式的变换用的巧夺天工。  我发现了,David
具有一种天然的对基础抽象概念的灵活运用能力,只要理解了基础原理,怎么变化他都能做得出来。  有一次一门经济数学相关的课程,终考是临时学一个
subject
然后用里面讲的公式做题。这种出题方法别的课都没怎么见过,但是恰巧那个
subject 我以前知乎看到过!我当时觉得我应该拿 A 不成问题。结果我也确实拿了
A,但是 David
在没有学过的情况下,也解出了所有的题,而且把额外题也做了,直接
A+。  不过这也是我跟 David 在 Stanford 为数不多的交集了 – David
完全看不上我上的课,直接大三就上了研究生的课。而且他并不是就专业 CS
上研究生科,还去挑了物理课去上。  有一次我碰到一个在读博士的中国朋友,问起了我
David(我朋友和 David
一个课),他一脸黑线的跟我讲述学霸君智商直逼教授,搞得教授天天询问 David
要不要去读他的博士,其他的博士们倍感冷落。  (David 和北美知名学术大嘴
Chomsky 很熟。大概学霸和学霸混就是这样吧。)(注:Chomsky
是麻省理工学院语言学的荣誉退休教授,他的生成语法被认为是20世纪理论语言学研究上的重要贡献。在1980年到1992年,Chomsky是被文献引用数最多的健在学者,并是有史以来被引用数第八多的学者。)  跟学霸做朋友有两个特点,第一个,就是他经常走神。有次我们坐在楼梯里聊
Stanford football game
顺便等一个朋友,说到一半他声音越来越慢,我抬头一看,发现他两眼木然向前方。  几秒种后,他突然很严肃的跟我说“我下午跟老师打赌的一道题我想出来了,我先走了。”
然后一阵风就跑了,完全不顾及我们是要去吃晚饭的。  不过从上面这件事,就能看出学霸的第二的特点,好赌。  关于学术的他什么都能赌:赌在刊物上发论文,赌
2 个半小时的考试半小时做完拿 A,有次在 Bar 里喝酒,他非要拉着我赌他喝完
8 个 tequila shots(龙舌兰)还能接着把我们的 Real Analysis
的作业写完。大学几年我一共因此输了无数顿饭和酒具,以至于我后来毕业时查我银行存款只有
3 位数。  David 除了解题厉害,而且逻辑思维非常严密。当年 David 要申请
Marshall Scholar(美本应该都知道这是啥,马歇尔奖学金),就拉着我给他练
interview(面试、答辩)。  (好吧,还是来注释一下:马歇尔奖学金(英语:Marshall
Scholarship),由英国国会根据1953年通过的马歇尔援助纪念法案(Marshall Aid
Commemoration
Act)所设立的学士后研究所奖学金。  这是英国对美国马歇尔计画所作的回报,奖学金主要用于奖励美国人至英国求学。英国政府希望可以借此加强美国与英国之间的外交关系,并且让美国具有潜力的优秀学者能被受到英国生活与想法的影响。  马歇尔奖学金提供学生两年全额的补助,可以申请延长到第三年。学生可以选择英国任何一所大学就读,而且不限制研究领域。但是大部份的学生都选择到剑桥大学、牛津大学、伦敦帝国学院以及伦敦政经学院就读。)  我发现其实他讲的
topic(主题)也就还
ok,就是思维特别缜密,真的我左问右问都能答出来,而且丝毫没有逻辑漏洞,简直就像写好了稿件背下来的一样。
最后 Marshall 自然没有少他,他还同时拿了 Gates
Scholar(盖茨奖学金),现在在英国继续逍遥。  David
除了理工科好,还特别喜欢文学。 每次都要在宿舍里背诵 TS Eliot
的诗歌。一学年下来,竟然厚厚的一本诗集也被背了一半有余。我有的时候问他“你背诗能当饭吃?”
David 说他下学期立志要学出个 creative writing
的双学位出来。  下个学期,他真的跑去修 creative writing
的专业课了。一个 geek(极客)从 0 开始竟然 writing 课门门得 A,我觉得
Eliot 在天之灵也感动了。  在 David 走去英国之前,我跟 David 就“为什么
David 是 David”问题展开了积极讨论。 总结了一下 David
的通性在于对基础知识的掌握和强力运用,以及大跨度的跨学科学习。  在
Stanford
也见过很多学习上进的同学,但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大学霸,还是觉得做得人上人不仅要学习刻苦,天分还是一点不能少的。(作者Allen: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本科、工程学硕士)

关于学霸这个问题,作为在Stanford本科在读时各种被花样虐的学渣来说,能说的话不要太多。这里就讲我所认识的David的故事。

David跟我是在大三的时候认识的,当时一起住在Kimball。
第一次见到David时他长发飘逸,眯着小眼睛,还留着山羊胡子,我一开始以为他是日本人,知道David有一次用流利的中文回答了我的问题,我这才知道大家都是中国人啊。后来大家聊天,知道David竟然是MIT转学过来的!一般转学生都是想寻求一个更高的平台,没想到David就是在高的平台上跳来跳去。他说转学的原因是MIT太无聊了,没有什么文科可以学,理工科的课都被他上完了,所以来斯坦福看看有没有别的好玩的课。

图片 1

(Halloween 宿舍合影,最右边裸体肌肉男就是David)

和David慢慢就熟悉起来,也听他的很多故事。我最大的感觉是作为David,他学习效率很高。6岁来的美国,就读的是一个基本都是黑人的学校,当时老师不管,他就整天和黑哥们混,练出了一身肌肉,也为现在在斯坦佛参加举重队打下了坚实基础。
高中时突然意识到好好学习的重要新,就开始学了编程,自己编了一个POS机的同步程序,结果公司卖掉了百万美金,他也趁父母过生日给父母买了保时捷车。
多金成绩还好,David受到了各个名校青睐。

图片 2

图片 3

(David 用自己钱买的第一辆Porsche =_=||)

David学习时间不多,但是一开始学习效率就是超人的。基本上我们同时看一个内容,我看完了,感觉懂了,一旦题目脱离了一定范围,就又有点犯迷糊;David是一开始问一些问题,感觉很基础,但是最后的发现他是真的懂了,能把各个公式的变换用的巧夺天工。我发现了,David具有一种天然的对基础抽象概念的灵活运用能力,只要理解了基础原理,怎么变化他都能做得出来。有一次一门经济数学相关的课程,final是临时学一个subject
然后用里面讲的公式做题。这种出题方法别的课都没怎么见过,但是恰巧那个subject我以前知乎看到过!我当时觉得我应该拿A不成问题。结果我也确实拿了A,但是David在没有学过的情况下,也解出了所有的题,而且吧bonus题也做了,直接A+。
不过这也是我跟David在stanford为数不多的交集了 –
David完全看不上我上的课,直接大三就上了研究生的课。而且他并不是就专业CS上研究生科,还去挑了物理课去上。有一次我碰到一个在读博士的中国朋友,问起了我David,他一脸黑线的跟我讲述学霸君智商直逼教授,搞得教授天天询问David要不要去读他的博士,其他的博士们倍感冷落。

图片 4

(David和北美知名学术大嘴Chomsky很熟。大概学霸和学霸混就是这样吧。)

跟学霸做朋友有两个特点,第一个,就是他经常走神。有次我们坐在楼梯里聊Stanford
football
game顺便等一个朋友,说道一半他声音越来越慢,我抬头一看,发现他两眼木然向前方。
几秒种后,他突然很严肃的跟我说“我下午跟老师打赌的一道题我想出来了,我先走了。”
然后一阵风就跑了,完全顾及我们是要去吃晚饭的。不过从上面这件事,就能看出学霸的第二的特点,好赌。关于学术的他什么都能赌:赌在刊物上发论文,赌2个半小时的考试半小时做完拿A,有次在Bar里喝酒,他非要拉着我赌他喝完8个tequila
shots还能接着把我们的Real Analysis
的作业写完。大学几年我一共因此输了无数顿饭和酒具,以至于我后来毕业时查我银行存款只有3位数。

图片 5

(由于学术造诣高,Bob Metcalfe,Ethernet的发明人请他回家喝茶)

David除了解题厉害,而且逻辑思维非常严密。当年David要申请Marshall
Scholar,就拉着我给他练interview。我发现其实他讲的topic也就还ok,就是思维特别缜密,真的我左问右问都能答出来,而且丝毫没有逻辑漏洞,简直就像写好了稿件背下来的一样。
最后Marshall自然没有少他,他还同时拿了Gates
Scholar,现在在英国继续逍遥。

David除了理工科好,还特别喜欢文学。 每次抽完大麻都要在宿舍里背诵TS
Eliot的诗歌。一学年下来,竟然厚厚的一本诗集也被背了一半有余。我有的时候问他“你背诗能当饭吃?”
David说他下学期立志要学出个creative writing的double
major出来。下个学期,他真的跑去修creative writing的专业课了。一个geek
从0 开始 竟然writing课门门A,我觉得Eliot在天之灵也感动了。

在David走去英国之前,我跟David就“为什么David是David”问题展开了积极讨论。
总结了一下David的通性在于对基础知识的掌握和强力运用,以及大跨度的跨学科学习。
在stanford也见过很多学习上进的同学,但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大学霸,美国名校学霸是如何炼成的呢?不仅要学习刻苦,天分还是一点不能少的。

图片 6

更多精彩资讯请关注查字典新闻网,我们将持续为您更新最新资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